当前位置:成都巧弗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宠物拓展国内市场受挫,天元宠物严重依赖海外市场
拓展国内市场受挫,天元宠物严重依赖海外市场
2022-09-24

当A股市场掀起宠物公司IPO热潮的时候,又有一家宠物公司从新三板摘牌加入到IPO大军中,近期,杭州天元宠物用品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天元宠物”)公布招股说明书,拟登陆上交所上市。

作为一家主营宠物用品和玩具的出口企业,天元宠物在报告期内超95%以上的收入来自海外,而其开拓国内市场的举动却屡遇挫败,这意味着一旦受困于贸易壁垒或海外市场波动将会直接影响天元宠物的业绩表现。

超95%的营收来自海外市场

去年8月天元宠物在新三板挂牌成功,然而仅仅半年之后,其就申请摘牌冲刺IPO。招股说明书显示,天元宠物的主营业务为宠物用品的设计研发、生产和销售。公司的主要产品包括宠物窝垫、猫爬架、宠物玩具,以及宠物服饰、宠物牵引绳、宠物刷子、宠物餐具、宠物垃圾袋、猫厕盆、电子化智能宠物用品等其他宠物用品,为客户提供了多个产品系列,几千种规格型号的宠物产品。

单从营收规模来说,天元宠物的业绩表现不俗,从2014-2016年度财报来看,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4.90亿元、5.24亿元和5.84亿元,净利润分别为3032.66万元、3218.43万元和4497.88万元,净利率分别为6.19%、6.14%、7.71%。然而悬在天元宠物头上的一大风险就是:其不俗的业绩几乎完全依赖于海外市场,招股书显示,2014年-2016年,公司的境外销售收入分别为4.59亿元、5.09亿元和5.56亿元,占同期主营业务收入比重分别为95.76%、99.23%及97.81%。

而公司报表显示,2014年-2016年天元宠物的增值税出口退税额为4455.34万元,4648.21万元和4819.12万元,约占其出口销售收入的9%,和同期净利润规模相当甚至超过。

营收依赖海外市场,大量利润来自出口退税,对此,天元宠物也不讳言其中的风险:“若公司境外经营环境发生较大变化,如主要出口国或地区设置贸易壁垒等,将对公司经营业绩造成较大影响,公司存在境外经营环境变化的风险”,另外“如果国家降低公司主要产品的出口退税率,将影响出口产品价格,减弱出口产品竞争力,使公司面临利润下降的风险。”

拓展国内市场屡告失败

此外,天元宠物境外销售采用B2B模式,尚未在宠物用品的零售渠道建立自己的销售渠道,宠物用品的终端用户主要掌握在境外知名的大型连锁零售商、专业宠物用品连锁店及网上销售平台手中。而且公司外销重要客户及具有采购潜力的客户一般采用后T/T结算,公司一般会结予重要客户不超过120天的信用期,一旦汇率发生波动,公司可能会面临汇兑风险带来的损失。

实际上,面对每年递增15%的国内宠物市场这块大蛋糕,天元宠物对于自己不占一席之地也表现得颇不甘心,前几年其曾试图打开国内市场的销售局面,做过种种努力,谋求国内市场份额意图明显。

据其招投书披露,天元宠物在2012年为开拓国内市场销售动作不断:2012年2月,天元宠物与拥有国内多家宠物连锁门店的王喜平合作,先后以评估价118.1万元和64.8万元收购了王平喜控制的北京酷迪、北京派服两家公司。5月,天元宠物子公司北京酷迪以总价6元(向6个出让方各自支付1元)收购了分别持有的上海宠易 28.50%、28.50%、20.90%、8.60%、8.00%、5.50%的股权;6月、8月天元宠物又先后投资设立二级子公司杭州鸿旺作为其宠物用品的销售平台、设立二级子公司沈阳酷迪在沈阳开办多家宠物门店。10月,天元宠物以700万元收购了郝波持有的上海宠爱100%的股权。

然而这种种努力均没有收到预期效果,2014年,天元宠物又不得不将2012年收购的几家企业纷纷售回给原来企业的实控人。当年1月公司将北京酷迪、北京派服的经营控制权转移给王平喜,不再具有控制北京酷迪(包括其子公司北京来嘉安、沈阳酷迪、上海宠易)、北京派服财务和经营决策的权力。9月,公司和郝波先生亦解除了合作,将上海宠爱的控制权又转让回郝波。

国内市场开拓之举均无法达预期效果,无奈相关企业纷纷被转手出售,这是否意味着天元宠物已经暂时放弃了国内宠物市场?一旦遭遇到国外贸易壁垒高筑,人民币汇率波动时天元宠物又将如何稳定自己的营收、保证业绩的增长?就此问题,大众证券报记者给天元宠物发出了采访函,同时试图通过公司电话和传真联系其工作人员,截至记者发稿并未收到任何回复。